P1110957.JPG

一想到我等會要一個人待在這冷颼颼的地方, 剪著塑膠紙, 我的心就寒了一半, 這跟音樂劇「悲慘世界」那個小柯賽蒂在冰凍的冬日中, 穿著單薄破爛的衣服, 取著冰冷的水刷洗地板的模樣, 跟我顫抖的雙手拿著剪刀, 在攝氏7.8度的冷房剪著塑膠紙有什麼不同?

許姐無大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